经石峪字迹考——蒋叔南著
作者: 点击:4598 等级:★★★

  经石峪石上现在能拓者,共为九百六十字,然亦不止此数。重光持金刚经一部。按字圈出,余总计其大略如左:

    第一行:系书经石,佛金刚三字全。说字之言旁尚可见。余阙。
    第二行:如是我闻起,全者三十二字。
    第三行:入舍卫国大城起,全者三十二字。
    第四行:中既从左起,全者二十二字。
    第五行:善男子善女人起,全者四十字。
    第六行:来善护念诸菩萨起,全者四十一字,全行皆完好。
    第七行:住如是起,全者二十五字。
    第八行:若卵生起,全者三十二字。
    第九行:首五字已阙,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起,全者二十二字。
    第十行:首六字已阙, 经次须菩萨菩萨起, 全者十九字。
    第十一行:首八字阙,菩萨菩萨起,全者二十八字。
    第十二行:此处石坡渐长,亦从不可思议起,全者十三字。
    第十三行:即身相起,全者十八字,按今经中无即身相语或即非身相之误欤。
    第十四行:众生得闻如是言始,全者三十五字,中阙五字。
    第十五行: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起,全者四十五字。
    第十六行:首阙四字,第五字无量福德起,全者四十一字。
    第十七行:寿者相起,全者三十五字。
    第十八行:我说法如樾喻者起,全者四十五字。按樾,今经文作筏。
    第十九行:说义无有起,全者四十九字。
    第二十行:以无为法而有差别起,全者五十字。
    第二十一行:即非福起,全者四十四字。
    第二十二行:首一字可认,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起,全者三十六字。
    第二十三行:首阙一字,入声色香味触法起,全者三十四字。
    第二十四行:此处石门上延,上部伸长,首何以字全,名斯陀含须菩提七字,能作如是念我得七字,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十字,皆全,共二十六字。
    第二十五行:不来而实无起,全者十九字。
    第二十六行:念我得阿罗汉道起,全者十八字。
    第二十七行:上下皆阙,中惟乐阿兰那行佛告须菩九字全。
    第二十八行:上下皆阙,故须菩提诸菩萨摩河九字全。
    第二十九行:上下皆阙,是大身须菩提如洹河九字全,洹今经文作恒。
    第三十行:仅一身字全,以下行款已乱,以步按之,约略得三十八行,与二十九行大字相并一命字全。
    在最上方与水帘接近处,说其福甚多人得须菩提开说十二字全。
    说字之右三行一菩字全,须提二字半可辨,右四行一非字全,右六行一万字全。
    更下方近水,约记为第三十八行,世忍人众所世无我八字全,我字己没于水中。
    右第三十九行:菩萨不应住色布施提九字全。
    右第四十行:心不而布施人光明照见种十一字全,种字已没于水中。
    右第四十一行:中日分三字全。
    此外或更有残破而不可猜详之字,余未悉记。按金刚经全部约五千数百字,以所见中日分三字,乃系持经分第十五章中,日中分后以恒河沙数等身布施句语,尚属全经之半,以此石状况按之,已写去三分之二,则此经当时非全刻也。其地当流水之冲,剥者掩者,不可胜记,而现时所存,亦皆有残落之象,再历若干岁月,陵谷变迁,恐并
此不可复见矣。
   【作者】蒋叔南,清末民初时人,生平事迹不详。
   【说明】本文选自《泰山指南》。经石峪刻《金刚经》文,八分书,字径50公分。字体圆润秀丽,朴实大方,向称“大字鼻祖”、“榜书第一”,为国内所罕见。字未有书者姓名, 有的认为郑道昭书,因字体与掖县郑文公碑相近;有的认为王子椿书,因与王子椿署名的徂徕摩崖相似;有的认为韦子深书,因与韦子深署名的邹县尖山摩崖相似。郭沫若定为北齐人所书,但不著书者姓名。究为何人所书,尚待考证。蒋叔南在游经石峪时,按《金刚经》原文逐行作了对照,断定经石峪字虽非《金刚经》全文, 但所书已为全经的三分之二, 漫漶损没者,又占书写的三分之二,因而对此深致慨意。现所存者,尚有1067字。解放后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,如 一、溪上筑坝,引水旁流,不使溪水
再行冲刷;二、周围筑石栏,游人只能站在栏外眺望,不许进入践踏字迹;三、禁止拓印。然此只是应急措施,仍非治本办法。正如作者所说:“再历若干岁月,陵谷变迁,恐并此不可复见矣。”
   (本文选自《泰山历代文史粹编》马铭初选注,山东友谊书社,1989年12月)
【字号
热点资讯
推荐资讯
单位简介 | 联系我们

咨询投诉电话:+86-0538-5369580 E-Mail:tsgwxxzx@163.com

Copyright 2015-2016 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泰斗科技 鲁ICP备1002319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