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代
作者:admin 点击:19798 等级:★★★

1、明太祖(朱元璋)洪武三年(公元1370年)

    明太祖诏去泰山神封号。

明太祖诏定岳镇海渎神号,略曰:“夫英灵之气,萃而为神,必受命于上帝,岂国家封号所可加”。认为历朝封泰山神为王为帝,是违背礼制之举,因此下诏削去各种封号,改称“东岳泰山之神”。并于本年六月立碑岳庙中(今存岱庙仁安门北),诏告天下。

[《明史·礼志》、洪武封泰山之神碑、《明太祖实录》卷三十五]

 

2、洪武十年(公元1377年)

    八月,明太祖诏遣曹国公李文忠、道士吴永舆、邓子方为特使,至泰山致祭,并立祭祀碑于岳庙(今存岱庙仁安门北)。

 

3、洪武十五年(公元1382年)

明政府在泰山分别设立道教和佛教管理机构——道纪司和僧纲司。[《泰安市志稿·社会志》]

 

4、明成祖(朱棣)永乐七年(公元l409年)

三月,明成祖自京师(南京)北巡北京,驻跸东平州(今东平县),“望祀泰山”。[《明典汇》]

 

5、永乐十四年(公元1416年)

    三月,礼部尚书吕震奏请皇帝封禅泰山,明成祖谓“今天下虽无事,四方多水旱疫疾,安敢自谓太平。”不允。[《明典汇》]

 

6、明宣宗(朱瞻基)宣德三年(公元1428年)

    三月十七日,“东岳泰山庙大火”。[《明史·五行志》]

 

7、明宣宗(朱瞻基)宣德三年(公元1428年)  

    是年,高丽(今朝鲜)僧满空卓锡泰山。

    满空于永乐年间渡海来中国求法,至于京师。明廷赐其金襕袈裟,送赴南京天界寺住坐。“宣德三年亦钦奉圣恩,着礼部各给度牒一道,敕令天下参方礼祖。禅师(满空)因登泰山访古刹”。曾重建竹林寺,之后又复兴普照寺,“佛殿、山门、僧堂、伽蓝焕然一新”。满空在此“驻锡禁足二十余载”,四方受法者千亲人,名公巨卿皆以师礼待之。天顺七年(公元1463年),其在泰山圆寂,年七十五岁。正德十六年(公元1521年),普照寺僧众立“泰安州普照禅寺重开山第一代云公满空禅师塔碑铭记”(即《重开山记》),记载满空的事迹。

    满空在泰山的活动,是中朝历史上友好往来的见证。[《重开山记》(今立普照寺院内)]

 

8、明英宗(朱祁镇)天顺五年(公元1461年)

    明政府重修岱庙,修整殿宇、门观、周廊、缭垣等,礼部左侍郎、翰林学士薛瑄撰《重修东岳泰山之神庙碑》记之(碑文摩刻于《天贶殿碑》碑阴,今存岱庙仁安门西北)。

 

9、天顺六年(公元1462年)

    四月,泰山多次发生地震。[《明大政记》 卷十六、 清·查继佐《罪惟录》卷十八]

 

10、明宪宗(朱见深)成化二十一年(公元1485年)

二、 三月间, 泰山屡次强烈地震,“震声如雷,泰山动摇”。四月,礼部上奏:“近两广、山东、京畿俱地震。而泰山为五岳之宗,一、二月间摇动者四,灾尤异常。”明廷遣使至泰山祭告。

[《明史·五行志》、《成化实录》卷二六四、清·彭孙贻《明朝纪事本末补编》“宦官奸贤”篇]

 

11、成化年间(公元14651487年)

    明廷拓建岱顶昭真观(即宋昭真祠,参见115条),改额为碧霞宫。[《古今图书集成·神异典》]

    此后,明弘治十六年(公元1503年)“诏修是祠,即故址赠饰之。祠殿为间者五,以奉元君;左右回廊各三间”,“覆仰比辉,视昔有加矣。”(《修碧霞灵应宫碑》)修葺后更名碧霞灵应宫。嘉靖时“大内施万金扩建”,“经始于嘉靖乙酉(公元1525年)十月乙未,落成于嘉靖丁亥(公元1527年)九月丙子,规模壮丽,丹漆晃耀”,额称碧霞灵佑宫(《重修碧霞宫碑》)。天启五年(公元1625年)再次重修,“钦修泰岳,大工告成,赐灵佑宫金碑”。

    入清,顺治十八年(公元1661年)泰安知州曲允斌重修祠宇,康熙五十六年(公元 1717 年)、雍正七年(公元1729年)林之浚、丁皂保等先后重修(参见238条)。 乾隆五年(公元1740年)宫毁于火灾,不久修复(参见240条)。乾隆三十五年(公元1771年)“支内帑金庀材增葺”(《重修碧霞元君庙碑》)。道光五年(公元1825年)、十五年(公元1835年)又两次整修。前后历时近千年,形成今天的壮观景象。

 

12、明孝宗(朱祐樘)弘治十五年(公元1502年)

    九月十七日,山东济南、兖州等府同时地震,“有声如雷”。御史徐源上疏言:“地本主静,而半月间连震三次,动摇泰山,远及千里。”[《弘治实录》卷一九一]

 

13、弘治十六年(公元1503年)

    弘治十二年(公元1499年)明政府发帑银八千余两,命山东镇巡等官修葺岳庙。整个工程至本年竣工。岳庙重修后“金碧辉映,庙貌森严”。明孝宗御制《重修东岳庙碑记》,立石庙中(今佚,文存《岱览》)。

 

14、明武宗(朱厚照)正德六年(公元1511年)

     刘六、刘七起义军转战泰山。

     刘六(宠)、刘七(宸)起义后,于是年进入山东,三月,攻破泰安州,占据泰山。史载:“时‘贼’众强,多出不意突犯,(州府)所在单弱,势不能支。”一时震动京畿。

     同年,杨虎、赵遂所部义军同刘六、刘七会师霸州(今河北霸县)后,八月,在蒙山大破明副总兵李瑾。兵锋所指,历经泰山一带。杨虎过泰安时题诗“纵横六合谁敢捕”,表现了起义军威震官府的英勇气概。[《明史纪事本末》“平河北盗”]

 

15、正德十三年 (公元1518年)

    征收泰山香税。

    明政府为了弥补国库空虚、财政支绌,于本年下令在泰山征收香税(命进香人员缴纳登山进香银)。设总巡官一员,“专一督理香税”。下设分理官,“定遥参亭二员,一收本省香税,一收外省香税,俱填单给与香客;玄武门一员,收山后香税,亦给单;红门、南天门各一员,俱验单放行;顶庙碧霞宫门上一员,查放香客出入”。初定例本省香客每名纳银五分四厘,外省香客每名纳银九分四厘,后因有外省香客冒充本省人的事件,遂改为不分省别,“一例香税银八分”(后改为一钱二分、一钱四分不等)。香税收入众多,据明末张岱计算:“合计入山者日八九千人,春初日满二万。山税(香税)每人一钱二分,千人百二十,万人千二百,岁入二三十万。”香税之大,以至于“外国所艳闻也”[明·王士性《广志绎》语]

    史称:“夫概天下香税惟岱之与楚之太和山(湖北武当山)也,……(而)岳之有香税惟岱也。 ”此举延至清雍正十三年,始被清高宗下旨革除。(参见239条)。[《岱史·香税志》、《岱志》(明·张岱撰,载《琅嬛文集》卷二)]

 

16、正德十四年(公元1519年)

明武宗“欲登岱宗,……遍观中原”。是年三月下诏自称“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太师镇国公朱寿”,传旨礼部:“命朱寿前往南北直隶、山东泰安州等地公干。”但此举立即遭到众多大臣的激烈反对,最后武宗被迫废止南巡登岱的计划。 

[清·谷应泰《明史纪事本末》“江彬奸佞”]

附按:此次武宗南巡登岱虽未成行,但同年六月,武宗曾以亲征江西宁王叛乱的名义赴南京。《泰安县志·职官》“戴经传” 载:戴经任泰安知州时,“武宗将南巡,其倅贰谓经敛民以备,经曰:宁用身殉职,弗为也。”武宗其时是否经泰安、登泰山,由于文献缺载,无法断定。

 

17、正德十六年(公元1521年)

    三月,岱庙东廊起火。[道光《泰安县志·祥异》]

 

18、明世宗(朱厚熜)嘉靖九年(公元1530年)

    在泰山建玉皇观。[嘉靖《山东通志·祠庙》]

    玉皇观位于泰山极顶,祀玉皇大帝。是泰山最高的古建筑群。观东殿名观日亭,可览泰山日出;西殿名望河亭,能眺黄河如带。今为游览胜地。

 

19、嘉靖十一年(公元1532年)

按察佥事卢问之在泰山上书院故址建仰德堂,祀宋儒孙复、石介(见119120条)神位。隆庆时增祀胡瑗,称三贤祠。卢字宗审,山西朔州(今朔县)人。[《泰山道里记 》·《泰山志·祠庙》]

    清康熙五十一年(公元1712年),山东学政黄叔琳、知州徐肇显重修,立《重建岱麓三贤祠碑》。黄为康乾名臣,《清史稿》本传云:其“督学(山东时),立(当系重修)三贤祠,祀胡瑗、孙复、石介,以式诸生。”

    乾隆四年(公元1739年),泰安知府蒋尚思重修。乾隆四十四年邑人赵起鲁等又“相与修之”。道光九年,知县徐宗干增祀宋焘、赵国麟,改称五贤祠(参见271条)。

民国时邑人范明枢等曾重整祠宇,立《五贤祠碑》。

今祠堂倾圮,仅存遗址。附近有“讲书台”、“授经台”、“侍立石”等遗迹。

 

20、嘉靖十六年(公元1537年)

    六月间,泰山洪水瀑发,漂流、溺死数百人。[道光《泰安县志·祥异》]

 

21、嘉靖二十一年(公元1542年)

    明宗室德王(封藩济南)于本年重修泰山斗母宫,竣工后济南文人陈写了记文(碑今佚)。[《泰山道里记》]

    斗母宫在龙泉峰下,原名龙泉观,创建年代无考。此后,清康熙十二年(公元1673年)泰安州观音堂主持尼姑建观音殿等。乾隆四十四年(1779年)重修正殿,并建“听泉山房”。乾隆五十三年(公元1788年)驻防兖州将领柯某捐金修建钟鼓楼。嘉庆七年(公元1802年)、道光元年(公元1821年)、咸丰五年(公元1855年)及光绪间皆曾重修。宫筑于深壑绝壁之上,重峦叠翠,深秀幽雅。建筑分前、后、中三院,有天然池、绊云楼、听泉山房等胜迹。

 

22、嘉靖二十六年(公元1547年)

    岳庙本年毁于大火,“仅存寝宫及炳灵、延禧二殿”。嘉靖三十三年(公元1544年)七月重修,耗白银一万两。四十一年(公元1526年)再次重修,历十余月告成。

   [《大明重修东岳庙碑》(佚,文存 《岱览·岱庙》)《嘉靖皇帝朱厚熜》附“嘉靖间主要土木工程情况一览表”]

 

23、嘉靖三十年(公元1551年)

    六月,泰山山洪暴发,“御帐(坪)冲动,人多溺死”。[万历《泰安州志·舆地》]

 

24、嘉靖三十年(公元1551年)

    是年,东平道士王三阳与其徒在凌峰下建道观隐居,后德王府常侍“嘉其苦行”,捐资扩建。三阳死后,其弟子云山以加以重修,名“三阳观”,礼部尚书于慎行撰写碑记。明万历元年(公元1573年)内廷曾派太监重行扩建。万历二十三年(公元1599年)太子太保刑部尚书萧大亨为其题写观额。[《游三阳观记》(明·于慎行撰、文存《岱览》)、萧大亨碑记]

    三阳观倚山势而建,景色清幽绝尘,《泰山小史》称:“磴道崎岖,林木葱茂,殿宇亭榭,悉皆委巷。俯视下界,满目山河,另一奇幻。”但由于年久失修,今旧址仅残存混元阁、山门等建筑。

 

25、嘉靖三十二年(公元1553年)

    泰山一带发生饥荒,饥民相互劫夺,社会大乱。翌年(公元1554年)春,再次大饥,“饿莩枕籍”。[万历《泰安州志·舆地》]

 

26、嘉靖三十四年(公元1555年)

    《泰山志》(又名《东岳志》)刊行。

    《泰山志》四卷,明·汪子卿编撰、吴伯朋裁定。汪子卿字白野,号仲苏,歙(今安徽歙县)人。嘉靖二十三年应泰安知州仲言永之请,撰成此书。“踪迹文字以来帝王、圣哲、瑰奇、幽异、坛伟、台殿、楼观、亭障、府寺、鸟兽、虫鱼、药草、木石,上下数千百年间……志斯以祥矣”。吴伯(一作“百”)朋,字惟锡,号尧山,浙江义乌人。嘉靖二十六年(公元1547年)进士,“巡抚南赣(江西)汀、漳,全师破倭”,擢兵部右侍郎,累官刑都尚书。是年他任巡按直隶监察御史,按部济南,“有事于岱”,询得汪氏《泰山志》抄本,裁定付梓。[《泰山志》雍焯序、洪章序]

    此书为现存时间最早的一部泰山志书,有较高的史料价值(是书现存于北京图书馆)。但书中“详于掌故,而山水未能完备”(清·金棨语),是其书不足之处。

    又,是时之泰山著作,又有陈士元之《岳纪》。士元字心叔,湖北应城人。嘉靖进士,官至滦州知州,《岳纪》为记叙泰山之作。因原书笔者未见,莫知其著述刊行之年,故暂记于本条下。

 

27、嘉靖三十九年(公元1560年)

    山东地方都察院左副使都御史朱衡等人在红门宫南盘道上建“孔子登临处”坊。

 

28、嘉靖四十三年(公元1564年)

    巡按山东监察御史高应芳在红门宫南盘道上建“天阶”坊。

 

29、嘉靖年间(公元15221566年)

    御史朱衡在岱顶吴观峰(相传为孔子望吴门白马处)上建孔子庙。后郝大猷,查志隆在万历年间相继修葺。清康熙十年(公元1671年)吴云等又进行重建。[《岱览·岱顶》]

    孔子庙今存庙门,有民国时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题额,庙南有“望吴圣迹”坊。   

 

30、嘉靖年间(公元15221566年)

白鹤泉在岱麓,“悬崖泻出,宛如垂练”。嘉靖间泰安举人封尚章在泉畔修建别墅, 称封家池,常与士子宴饮其中。封氏卒后,家人苦于应酬,遂将泉池湮塞。这一名泉遂被破坏。        

[《泰山小史》及赵新儒注]

 

31、嘉靖年间(公元15221566年)

    参政龙光在登岱盘路始处建“一天门” 石坊。清康熙五十六年(公元1717年)山东巡抚李树德重建。[《泰山道里记》]

 

32、嘉靖年间(公元15221566年)

    北平许某在岱顶榛莽之中,发现泰山秦篆,仅残存二十九字。遂将其移置于碧霞宫之东庑,撰跋记叙发现殆末(跋今佚)。[《泰山志·金石》]

 

33、明穆宗(朱载垕)隆庆六年(公元1572年) 

    胙城(明县名,在今河南延津县北)辅国大将军(宗室封号)朱睦椸在泰山后石坞建元君庙。[《泰山志·祠庙》]

    后石坞元君庙座落在玉女山前,故又称玉女山庙。庙制分东西两院,西院正殿祀碧霞元君,旁有万松亭;东院有三官殿、蔚然阁。庙东有元君庙。明末泰安名人王度(参见193条) 曾读书庙中。乾隆黄氏《泰安县志》上称:“玉女山庙,曲径参差,轩牖爽豁,门外俯临深溪,杳霭无际,松崖石窦间烟云往来,都非人间恒境。” 可惜这一处胜迹,由于年久失修,今均已坍塌荒毁。

    今后石坞庙东西两院有重修碑十二块,记载了历次重修情况:万历十九年(公元1591年)修圣母寝宫楼,此后清顺治及康熙四十七年(公元1708年)、乾隆五十四年 (公元1789年) 相继重修。同治八年(公元1869年)重修后改称石坞青云庵,光绪二十三年(公元1897年)重修改称后石坞庙。

 

34、明穆宗(朱载垕 )隆庆六年(公元1572年) 

    是年,河道总督万恭(南昌人)以治理黄河有成,恭祀泰山。因见太清宫(即玉皇观)的正殿建在泰山极顶石上,大为不然,认为“夫泰山擅四岳之尊,而兹石又擅泰山之尊”,命将太清官北移,把极顶石露出地面,予以保护。并撰书《表泰山之巅碑》立石极顶(今佚)。其后,万恭又在经石峪建高山流水亭,刻记文于石壁(今存)。[《岱览》“岱顶”、“岱阳”]

 

35、隆庆年间(公元1567-1572年)

    山东巡抚姜廷颐等人创建岱宗坊,“跨道为坊,登岱者自此始”。清雍正年间内务府郎中丁皂保等人曾进行重修,并篆书坊额。[《泰山游览志》]

 

36、隆庆、万历年间(公元15671620年)

    李汝桂讲学“育英书院”。

    李汝桂(公元15141600年),字少崖,号还朴,泰安崖下村(今市郊山口镇东太平村)人。儒士李钦之子。隆庆戊辰(公元1568年)贡士, 先后任广德(今安徽广德)、迁安(今河北迁安)训导、献县(今河北献县)教谕。汝桂笃志好学,辞官后在故里崖下设育英书院讲学。李氏宣讲太极中庸之学,独抒见解,往往超越前贤论述,来学者常数十百人。受业者如临邑邢侗(进士,任太仆寺卿)、淄川张至发(进士,大学士)、聊城傅以渐(状元,大学士)、郡人王度,均以文章政治显于时。大臣甘一骥从之讲学,执弟子礼,肥城知县马经纶(进士,万历十七年在任)率门下二百人执经受业。育英书院为泰山历史上著名书院之一。

李汝桂潜心理学,世称“海岱儒宗”。卒后,侍御冯从吾题其墓曰:“明理学名儒还朴先生墓”(墓在东太平村北,山口镇旧有神道碑,毁于“文革”中)。所著有《还朴心声》、《教言讲余录》等,今均已不存。民国时期,李氏后裔搜集李汝桂诗文数篇,与其父李钦文合刊为《北崖少崖父子遗文集》一卷,近代学人范明枢(参见331 条)为之作序。 

[道光《泰安县志·人物》“李汝桂传”、《北崖少崖父子遗文集》]

还朴门下的著名弟子王度,字平子,明清之际泰安人( 故里夏张南寨)。名宦王嘉宾之子,初就学于育英书院。入清,中顺治丙戍(公元1646年)进士,知大同(今山西大同)县,“有能声”。不久大同总兵姜瓖反正抗清,时王度正与总督等官员出城迎接英亲王阿济格,闻知事变“众皆惶惧”,只有王度大呼道:“贼据城矣……今事且急,莫如驰阳和(今山西阳高)迎英亲王会兵剿贼。”众意乃决。后姜瓖为部将所杀,大同平定,王度以“功”擢刑部主事,“恤刑江南之徽宁诸郡,多所平反,全活甚众”。累官大理寺卿、户部右侍郎。卒葬泰安城东之北上高村(原有牌坊石仪,毁于“文革”中)。著有《恤刑题稿》。 

[光绪《山东通志》卷百七十《国朝人物》、《泰山王氏家谱》“王度传”]

 

37、明神宗(朱翊钧)万历(公元 15731620年)初年

    岱顶舍身崖三面陡峭,下临深渊,当时常有迷信民众为禳父母病灾,祈求神灵,跳崖以身相许。巡抚何起鸣在崖侧筑墙禁止,并更名“爱身崖”。[《泰山小史》]

 

38、万历六年(公元1578年)

    明人(疑为李邦珍)在经石峪摩崖上镌刻儒家经典《大学》(今佚),以显示“辟佛尊儒”之意。本年,都御史李邦珍在峪东石崖又题刻“经正”大字,字左并注语云:“孟轲氏云:君子反经而已矣。经正则庶民兴。石上之经(指石坪所刻《金刚经》)亦经也,今以圣经反之,故曰经正。”反映了儒学和佛教在泰山的斗争一斑。

李邦珍(公元15151593),字子怀,号同川,明肥城石坞村人。嘉靖庚戌(公元1550年)进士,巡按福建时,值倭寇入侵,李邦珍“身代开府(巡抚)”,以戚继光为副总兵,亲率将士抗击倭寇,歼敌甚众。万历初任北京大理寺左少卿右佥都御史。致仕后讲学牛山(泰山西麓支脉)同川书院。并曾首纂《肥城县志》(今佚)。   

[《五世祖中丞公(李邦珍)实录》(明·李万程撰,收入肥城《李氏族谱》)]

    附按:刊刻《大学》之人,史书缺载,后人多疑为李邦珍所为。民国蒋叔南《泰山游记》称:“(经石峪)北向之石沿刻‘经正’二字,大可二尺,旁跋书六行,曰,‘……万历六年三月李邦珍’,万恭所谓刻《大学》圣经者,或即李氏。”

 

39、万历七年(公元1579年)

      编《泰山搜玉集》刊行。

    ?,字大实,号玉田,明安徽怀远人。岁贡生,万历五年(公元1577年)任泰安知州,为政清惠,曾力纠在差(出伕)粮(纳粮)问题上的积弊,招抚流民,开垦荒地。尤注重文化教育事业经常到州学视察,督促士子力学上进。他尝于室中悬联自励,云:“百年知己青天在,万事无私皓月悬。”调任时,州民为其立“去思碑”。 [康熙《泰安州志·职官》 《袁公去思碑》(明·李汝桂撰,载《北崖少崖父子遗文集》)]

    ?同时还是一位泰山学者,他“编采泰山碑铭诗文汇为一帙”,辑录成《泰山搜玉集》 (一名《泰山搜玉》)四卷。此书为明人泰山诗文的汇编。[《四库全书总目》集部总集类]

    附按:《重修泰安县志》 卷十一《艺文志》之《泰山书籍》中将《泰山搜玉集》 列为清人林杭学撰。 误!一、是书为“编”不为“撰”;二、林杭学所编实为《泰山辑瑞集》 (参见224条),而此书编者乃是明人袁?。

 

40、万历十四年(公元1586年)

    四月十八日,岱顶碧霞宫进香活动发生骚乱,四方香客,自相践踏。死亡六十一人。[万历《泰安州志·舆地》、道光《泰安县志·祥异》]  

 

41、万历十五年(公元1587年)

    《岱史》刊行。

    《岱史》十八卷,查志隆编。志隆字鸣治,浙江海宁人。嘉靖三十八年(公元1559年)进士, 官至山东布政司参议。是书为查氏在山东转运监使司同知任上所编,全书“《考》凡三,曰图、曰星野、曰形胜;《表》凡二,曰山水、曰疆域;《纪》凡四,曰狩典、曰望典、曰灵宇、曰往迹;《志》凡五,曰宫室、曰物产、曰香税,曰灾祥,曰登览”(毛在序)。清学者聂学文(参见255条)评价此书“分类杂陈,率多挂漏,未称完善”(《泰山道里记序》)。明人张岱则指出:“《岱史》……自应劭《封禅》外,亦少快心之作。盖入史者必大老,必当道,而卑官冷局无力入之。如王季重(思任)《泰山记》、钟伯敬(惺)《岱记》俱不得入秩,况其他乎?此一史,其埋没高文典册者不可胜计。人有意于高文典册,《岱史》其不可读也!”

(《琅嬛文集》卷二《岱志》)但书中保存明代史料较丰,有一定参考价值。

    祟祯元年(公元1628年),历城学者刘敕将此书改订为十六卷刊行。其自序称:“星野、形胜、人物、灾祥旧史所载者,惟稍稍考证,而特为之解岱宗、辨岳神、明祀典,斥累代之非,辨前人之佞,表我朝之盛美,以垂百王之法戒”。又“补其缺漏,划其繁芜”,而成此书。

  (光绪《山东通志)卷百三十三《艺文志·史部》)

    清顺治十一年(公元1654年)山东左布政使张缙彦对查氏原书作了增订(仍为十八卷),由盐运司傅应星刊刻印行。

 

42、万历二十年(公元1592年)

明神宗下旨颁发《道藏》一部(五千四百八十六卷)于岳庙,令道人朝夕诵读。[岱庙藏万历圣旨]

 

43、万历二十五年(公元1597年)

    六月,泰山崩裂一里有余。[《罪惟录》、《明史·五行志》]

        

44、万历三十年(公元1602年)

    六月,泰安大水。洪水发自泰山龙口,山中盘道多被冲毁,著名古木五大夫松(在十八盘下,相传为秦皇避雨处)也毁于水灾。[《泰山纪事》、康熙《泰安州志·舆地》]

 

45、万历三十一年(公元1603年)   

    夏,雨水泛溢,山洪暴发,冲毁泰山古松“独立大夫”。是时,有巨石自山顶坠下,滚落在云步桥西北盘道旁,后人题识曰“飞来石”。水灾中,泰安民众有八百余人丧生。

   [《泰山小史》《明通鉴》卷七十三]

    附按:数次水灾,给泰山附近百姓无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,然而,旧志中这方面的记叙甚略。只有当时泰安诗人宋焘在其诗歌中,曾对大水过后泰安一带的凄惨情景作过形象的描述,堪称“诗史”。兹迻录其《泰山大水歌》(诗载《青岩居草》)数句,以补史乘之缺。诗云:“尸横荒野乱参差,破衣残骸挂树枝;血水和泥相枕籍,断趾落臂谁家儿……。”此情此景,纵是百年之后的今天,读罢仍是触目惊心,为之慨叹不已。

 

46、万历三十九年(公元1611年)

    张五典测量泰山。

    山东布政使参议张五典,在任分巡济南道期间,多次赴泰山进行科学考察,对古史中记载的“泰山高者四十里”的说法产生怀疑,为了切实测量出泰山的高度及里程,张万典精心验制成一种测量方案。他用一根刻有尺寸的一丈长的竖竿,在竿端置上一铁环,再用一根一丈长的横竿,在中间置一铁环。把绳子系在横竿的环上,再穿在竖竿的环中,这时牵动绳子,可使横竿上下而不失平衡。在竖竿所立的地方,看横竿所至的地方,以五尺为一步,测量远近。若在平地,横竿便可内端着地;若斜坡,横竿便前端着地,后端悬空。由竖竿的刻度可知横竿悬空的尺寸,测量高度。再用一个记录簿,在每页画三百六十个方格,每量一步,则填一格。遇平地则填上“平”字,如是斜坡就注明高度。每填满一页约合一里路程,累计记录尺寸就是泰山的高度。

    本年,张五典委派盛州巡检张嘉彩进行实测,“从山下至绝顶”,在迂回曲折的山路上经过四千三百多个测量点,最后得出的结果是:泰山里程“实一十里八十余步”,高度“实高三百六十八丈三尺四寸”。

    为了阐述自己的学术见解,张五典撰写了一篇题为《泰山道里记》的文章(文载《岱史》卷十八),记叙了其测量方法和结果。

    张五典(公元1555-1626 年),字和衷,号海虹,山西沁水县人。万历二十年(公元1592年)进士,历官行人司行人、户部江西司主事、员外郎。万历三十三年(公元1605年)出任山东布政司参议。后迁河南按察司副使兼参议(分守河南道)。万历四十三年(公元1615年)任山东布政使参政,时山东大荒,五典运辽东米赈饥。泰昌元年(公元1620年)任太仆寺少卿,翌年升正卿。天启三年(公元1623年)致仕,归隐故里沁水窦庄,加兵部尚书衔。时各地农民起义不断爆发,张在窦庄筑寨抗拒,卒赠太子太保。著有《沁水县志》、《张司马文集》。[《明史·张铨传》、《沁水县志·人物》“张五典传” ] 

    附按:今人车锡伦先生 《张五典的(泰山道里记)》(载《泰安师专学报》19851·2期合刊)一文谓“明人张五典亦著有《泰山道里记》,此书未见前人著录,亦不传世。唯清初张尔歧《蒿庵阔话》卷一引录该书一段,那就是用竹竿测量泰山……的办法”。结论认为张五典的《泰山道里记》是一“逸书”。

    考张氏《泰山道里记》并非专著,而是一篇四百多字的短文,收录在清顺治刊《岱史》卷十八中(与《蒿庵闲话》所引仅数字异同)。因张记是对明代《岱史》的说法进行反驳,故清增订此书时,将张记补刊于书后,作为对原书的订正。“逸书”之疑,盖未见张氏原文故也。

 

47、万历三十九年(公元1611年)

    是年,明神宗敕令拓建元君下庙,赐额“灵应官”。[《泰山道里记》]

    灵应宫原名天仙祠,为泰山元君三庙之一。碧霞祠(参见115条)为上庙,红门宫(参见211条)为中庙,灵应宫为下庙。宫故址在今泰城西南灵山路之北,尚存山门、正殿、钟楼等建筑。殿内有明代铜像数尊,铸造精致,为艺术珍品。

 

48、万历四十年(公元1612年)

    二月,泰安名贤、兵刑两部尚书萧大亨卒。明神宗为表彰其政迹,下诏在岱西金牛山为其建墓,工程由太常寺卿张文徵、知州侯应瑜主持,万历四十五年竣工。墓俗称“萧家林”。 今墓址尚存牌坊、华表、翁仲等大型石雕(其墓在1967年被破坏)。

    萧大亨,字夏卿,号岳峰,泰安州放城(今新泰市放城镇)人。嘉靖四十一年(公元1562年)进士,初授榆次(今山西榆次)知县,累迁户部郎中,驻陕西花马池(今宁夏盐池),监理军饷。据《盐池县志》载:其任上曾加固花马池城防,以抗拒“套夷”入侵。后历任布政、按察司属官,跋涉陕甘河朔间,几二十年,所至有声。巡抚宁夏时,“调度井然,恩威并著”使之成为保护京师的屏障。后晋兵部侍郎、右都御史,总督宣府(今河北宣化)、大同(今山西大同)、山西军务(驻阳和,今山西阳高),“威信素服边庭,人称福神焉”。万历二十三年(公元1595年)五月晋刑部尚书,三十二年(公元1604年)十月改任兵部尚书, 仍署刑部。是时援朝抗日之役,“大亨一意主战,得有成功”(《明神宗实录》卷四九二)。主刑部事,“一切裁以法”。后累加太子太傅、柱国。万历三十六年(公元1558年)十一月致仕,“万历壬于(四十年)捐馆(死亡)”。萧氏立朝有声,当时著名诗人谢榛(“后七子”之一)曾赋《寄夏卿萧太岳》诗予以称颂:“榆次劳心初宦游,迩来边饷转多愁。花开晋地春

生县,笛奏羌声月满楼。扬旆关西开宪府,练兵河北壮神州。山公(晋名臣山涛)宕事逢今日,始信全才不易求。”卒后,明廷亦在其墓坊上铭联赞誉:“束发登朝,勋业永垂于边地;鞠躬尽节,忠勤益励于宦成。”

[康熙《泰安州志·人物》“萧大亨传”、《明史·七卿年表》《泰山小史注》等]

    萧氏一生勤于著述,作品颇多。著有《岳峰萧公奏议》十卷(著录于《传是楼书目》)及《夷俗记》、《文章正宗》、《今古文钞》、《藩封纪略》(著录于县志《艺文志》)等。其中《夷俗记》(又名《北虏纪略》)一书,记载了当时活动在漠北的鞑靼民族生活习俗和活动,分为匹配、生育、治盗、葬埋、崇佛等二十类,具有一定的文献价值。如所记“顺义王(鞑靼俺答汗)互市之地,……此书载大同互市有三堡,一曰守口堡、二曰得胜堡、三曰新平堡,则(为)大亨所亲见,较史(指《明史》)为详云”;又如书中关于“虏王与台吉”死时杀爱妾良马殉葬的记叙,也每为研究古代人殉制度者所征引(参见《中国史研究》1987·2 所载《中国古代的人殉和殉节》)。[《四库全书总目》史部地理类]

    萧大亨在泰山遗迹颇多,旧时泰山东南麓有萧氏祖茔(在岱道庵庄北,葬大亨父、祖萧乾、萧胜),庄氏墓(萧氏如夫人,在萧家庄北岭上)、泰城中的“进士坊”(在遥参亭西)、“三朝元老·两部尚书”坊(在今市图书馆东北)等,另外旧时莱芜、新泰、泰安均建有萧公祠,但今都已毁坏无存了。

   [乾隆《泰安县志》、《新泰县志》民国《莱芜县志》之《舆地》]

 

49、万历四十年(公元1612年)左右

    宋焘讲学青岩居,编著《泰山纪事》。

    宋焘(公元15721614年),字岱倪,号绎田,又号青岩,泰安孝门村(今肥城宋家孝门)人。是明代泰山著名学者。

    宋焘幼时父母双亡,就养于其兄绪田家中,他聪颖过人,发奋苦读,登万历辛丑(公元1601年)科进士,并被选为庶吉士。后改任御史,巡按江南,兼督学政,所至政风峭厉,吏治清明。同时他力纠当时文坛上的靡靡之风,其道德文章,皆为时人所推崇。

    万历朝政治黑暗,军事窳败,徭役繁重,万历三十四年南京有刘天绪密谋起义,事觉被捕,对明廷震动很大。宋焘上疏明神宗,提出了一些缓和阶级矛盾、有利于民的政治措施,他指出:“自采榷议兴,民不堪命,一夫振呼,而从者响应。宜及时发内帑之金,停无艺之税,克诘戎兵,简炼将帅,则内治顺而外防固矣。”因疏中触及首辅朱赓,遭到朱的嫉恨,宋焘屡被排斥,便自请致仕归田。但他仍心怀国事,万历三十五年(公元1607年)还乡途中闻姜士昌之冤,上疏援救,并斥责辅臣李廷机等,神宗大怒,将其贬为平定州判官。宋焘不久即请假辞职,“解绶归里之日,囊箧若涤,惟简册书笥(书箱)而已”。

    宋焘归隐泰山期间,效仿宋代孙复、石介之举,在泰山下筑室讲学。“所构馆舍名青岩居(在泰城灵芝街),先生(宋焘)著书其中,鼓铸后学”。办学旨趣全属书院性质,一时文人学士多出其门。与此同时,顾宪成等人在无锡主讲东林书院,议论朝政,力主改良,宋焘“与东林诸君子相往复”,热情拥护他们的政治主张。民国缪润绂咏宋焘诗中对此给予称颂:“绎田肩道义,志与东林俱。”

    宋焘同时还搜寻岱故,考订史实,遍履山水,编著了《州志补遗》、《泰山纪事》等史著。《泰山纪事》全书三卷(《明史·艺文志》 作十二卷。疑误),“一卷曰《天集》,记天神事;二卷曰《地集》,记古迹;三卷曰《人集》,记名宦人物。”清人纪盷谓此书“所言神鬼冥报,已涉荒诞”,但书中的这部分内容,多系泰山古老的民间传说(如脍炙人口的小白龙、吕洞宾故事均首见此书),对民间文学的研究有重要的参考价值。纪氏视为“荒诞”,显然失之偏颇。此外,宋焘还将其所作诗歌编为《青岩居草》(本年刊行),诗集中的一些作品如《泰山大水歌》、《二贤祠》等, 或反映当时的民间疾苦,或抒发了作者政治失意时惆怅孤独的情怀,都是声情并茂的佳作。他另一部诗集《落花全韵》,是唱和友人沈存白的作品,用上平声和下平声三十韵各赋诗一首,显示了作者高超的艺术技巧。

    万历四十二年(公元1614年)五月二十八日, 宋焘因背疽发作,卒于家中,年仅四十四岁。葬城西八里上旺村凤凰岭下(俗称翰林坟,1958年毁)。清人周文光在 《拜绎田先生墓》一诗中,对宋焘一生作了生动评价:“山环水抱郁层丛,马鬣高眠太史公。浩荡泉流先正派,萧?(sao, 风声)岭木古遗风。怀殷著述青岩下,羁脱趋陪紫绶中。莫向东林生感慨,清光犹射夕阳红。”后人将宋氏列为“泰山五贤”之一。

    天启年间,左都御史邹元标上疏明熹宗,追封宋焘为光禄少卿。东林狱起,因宋焘生前曾与东林党人交游,复被魏忠贤削夺。直到阉党覆灭后,明思宗才下诏予以平反昭雪。[《明史·宋煮传》、《泰安县志·人物》“宋焘传”、《宋绎田先生传》(明·王楫撰,载《重修泰安县志·艺文》)]

崇祯七年(公元1634年),宋焘门人王楫撰写过一篇《宋绎田先生传》,寄托了深深的哀思。

王楫,字济川,又字梦符,明泰安人,其故里在今范镇柴家庄。少年时读书青岩居,受教宋焘门下。万历四十七年(公元1619年)进士,历任柘城(今河南柘城县)、安邑(今山西运城)知县,后升任户部主事,负责司理军饷。“山海关兵变,阁部及道蒙难,楫独全”。明思宗称誉他说:“噪怨不及,操守可知。” 官至宁夏巡抚,“以廉介执法忤悍将”,崇祯九年(公元1636年)饥兵哗变,王氏被害,“朝野伤之”(兵变不久即被兵备副使丁启睿剿平)。葬于故里,柴家庄北旧有王楫神道碑,“文革”中被毁。其弟槚,字从川,亦以孝闻。[道光《泰安县志·人物》“王楫传”、《明鉴纲目》卷八、《王槚墓志》(在柴家庄)]

 

50、万历四十三年(公元1615年)

    重修岱顶碧霞宫,并创建“金阙”。

    金阙今称铜亭,亭体范铜铸件,仿木结构形式,铸造精致,造型美观。“突兀凌霄,辉煌映日”。为我国仅存的几个铜亭之一。反映了古代工匠的高度铸造艺术才能。明末移于山下灵应宫,近世迁入岱庙。

 

51、万历四十八年(公元1620年)

    创建万仙楼,“祀王母,配以群仙”(后增祀碧霞元君)。  [《泰山图志》]

    万仙楼在红门宫北,过楼三间,楼外四壁嵌明末进香碑六十三块。1954年曾予重修。

 

52、万历年间(公元15731620年)

    209 参政吕坤因见每逢节日山会,十八盘一带香客游人拥塞不堪,往往发生危险。便在开山以北另辟新道。跨涧建度天桥,顺大龙峪源头修建新盘,直达碧霞祠南神门。令登岱者上从东、下从西。桥与新盘均毁于清乾隆年间。[《泰山道里记》]

     吕坤(公元1536-1618年),字叔简,号心吾,河南宁陵人。万历二年(公元1574年)进士,历官山东布政司参政、河南巡抚, “所至有声迹,讲求经济实学,皆可施行”。擢刑部侍郎。吕氏为明中叶进步思想家,著有《去伪斋文集》。[清·钱谦益《列朝诗集小传》丁集“吕侍郎坤”]

 

53、明熹宗(朱由校)天启二年(公元1622年)

巨野人徐鸿儒利用白莲教发动农民起义,自称中兴福烈帝,年号大乘兴胜,所部攻破郓城、邹、滕,巨野等县,并波及泰山一带。泰安知州侯应瑜对泰安境内的白莲教徒进行镇压,史称:“壬戌(天启二年)‘莲妖’(白莲教起义)之乱,……公(侯应瑜)经略郊鄙,绸缪雉堞,简豪练俊,扑剿四出,歼厥渠魁(起义军将领)。”[《侯公崇祀名宦序》(明·赵弘文撰,载康熙《泰安州志·艺文》)]

 

54、天启六年(公元1626年)

    僧人兴旺拓建红门宫,泰安知州于可久撰写记文(碑今佚)。[《泰山道里记》]

    红门宫创建年代无考,是元君中庙。宫原为道观,后佛道合一,东院祀弥勒佛, 西院祀碧霞元君,两院由飞云阁相接。西院门前有清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年)所建“红门官”石坊。登山盘路穿行于飞云阁门下。

 

55、明思宗(朱由检)崇祯年间(公元1628-1644年)

    萧协中著《泰山小史》一书。

    萧协中,字公黼,泰安人。萧大亨(参见205条)之子。 历官上林苑监丞、顺天府(今北京市)治中。萧氏为人刚直,当时朝政腐败,面临内忧外患,他常“蒿目时事,辄扼腕欷戱”。萧氏“平生精文翰”,其诗文在当时也颇有影响,少年时即因作《绿远楼赋》而斐声文坛,大学者李维桢亲为其作品题序。致仕后居泰城酝檀园(今市区金星泉街附近),从事著述,他遍览泰山胜迹,写成《泰山小史》。此外他还著有《酝檀集》。后死于“甲申之变”(参见215条)。[道光《泰安县志·人物》“萧协中传”。《泰山小史注》、《酝檀集序》(李维桢撰,文存《岱览·文献》)]

    《泰山小史》全书一卷,“以名胜为纲,每题下列短文叙其崖略,词简意赅。系之以诗歌,行律绝不拘一体,为山经之创格,诗境超逸,神与心会。”书在记述山水之中,间对明末黑暗政治有所讥讽,如《金殿》一诗谓明室在岱顶铸造金殿(铜亭)之日,正“时值大祲(灾祸),白骨沟渠,而锱铢以入,泥沙以出”。对统治者剥削民脂大肆挥霍表示愤慨。故民国学者王讷称赞此书是“名山事业诗成史,三百年来正气留”。

[民国·赵新儒《泰山小史跋》、王讷《题泰山小史诗》]

    清乾隆五十四年(公元1789年),泰安知府宋思仁将此书刊刻印行。 

 

56、崇祯十一年(公元1638年)

    崇祯年间,意大利传教士龙华民(公元15591654年,号精华,万历二十五年[公元1597]来华,继利玛窦担任耶稣会会长)自北京来山东传教,他“在山东许多城镇,甚至包括著名的济南府,建起了基督教会……赢得了省城几位官吏和文人的信赖,”自是年起,龙华民一年一度的到泰安传教。是为基督教传入泰安之始。

    R.C. Forsyth shantung, The sacred  province  of  China. 转引自《山东基督教组织沿革述略,载《山东史志资料》1983年第2 辑)《宗教词典》“龙华民”条]

 

57、崇祯十四年(公元1614年)

山东“旱荒大饥”,“千里白骨纵横”,泰山一带大乱。史载“泰安‘土寇’十余万,所至燔掠”。其中孙化亭“啸聚万人”,占据青崖山,为“群盗”之魁。[《明史纪事本末》“中原群盗”、道光《长清县志·杂事》]

 

58、崇祯(公元16281644年)末年

明廷在泰山建圣慈天庆官。万历时期明神宗尊孝定皇太后为九莲菩萨,在宋天书观旧址 (即宋天贶殿旧址,参见111 条“附按”二)建殿奉祀。崇祯时明思宗复尊孝纯皇太后为智上菩萨,建殿奉祀。并将天书观拓建,更名为“圣慈天庆宫”。宫于崇祯十七年(公元1644年)三月告成,这时正值明朝覆亡之际。故后明遗民顾炎武慨叹:“神京沦丧,即此月也。……(建宫加号之举),岂非国将亡而听于神者耶!”

[《圣慈天庆宫记》(清·顾炎武撰,载《顾亭林诗集》文集卷五)]

 

59、崇祯十七年(大顺永昌元年,公元1644年)

    甲申泰安之变。

    三月,李自成起义军攻破北京,推翻明朝,建立大顺政权(以是年为永昌元年)。遣大将郭升率万人进入山东。

    当时明廷所属泰安知州朱万钦闻知事变,仓皇挂印出逃。四月初,大顺朝所属泰安知州史可保到任,“士民伏道远仰”。数日后大顺防御使亦至泰安,“即拷饷,捕邑中大绅严刑拘狱中”,当时被捕的有乡宦萧协中、赵弘文(字朴庵,泰安高北人。崇祯十年(公元1637年)进士,入清任广东道御史、巡按苏松,著有《光碧堂稿》)等。“又悬牌遥参亭前,有‘军至军妻,军去民妻’语”。义军将领的贪婪腐败,开始引起了泰安民众的强烈不满。原任明高唐营游击的武举高桂及乡民许来春趁机纠集党徒百余人,于五月四日凌晨在泰城南门发动政变,“夺门突入‘伪’署,高桂当先,众呐喊齐进”,逮捕防御史及其部将十余人。宣布其“罪状”后,斩于遥参亭前。

    时郭升正自兖州府北进,闻变大惊,急率兵包围泰安。大顺军“三千余骑,四面环攻”。 守军方面,由高桂在城头督战,指挥士兵用弓弩向大顺军射击,战斗极为激烈,“自巳至申(九时至十七时),‘贼’(大顺军)为飞驳所伤者约五百人”。 郭升见屡攻不克,正准备撤兵,城内却突起变乱(原因不详),守兵大溃, 郭升乘机攻人。高桂阵亡,许来春及诸生刘孔训(萧协中表兄)等先后被杀。萧协中闻城破,“北向再拜,投井死”。泰安其它士民“死节”者不可胜数(可参见县志《忠节传》所列人名)。

    史称此役为“甲申(是年之干支)泰安之变”。

    [《伪官据城记》(清·王度撰,载《岱览·文献》)、道光《泰安县志·人物》,《颜谢刘氏族谱》“刘孔训传”、《泰山小史注》《故妻杨氏实录》(清·王无间撰,载《泰山王氏家谱》)]

 

 

【字号
 
上一篇:宋代
下一篇:清代
热点资讯
推荐资讯
单位简介 | 联系我们

咨询投诉电话:+86-0538-5369580 E-Mail:tsgwxxzx@163.com

Copyright 2015-2016 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泰斗科技 鲁ICP备1002319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