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代
作者:admin 点击:17386 等级:★★★

1、北宋太祖(赵匡胤)建隆年间(公元960963年)

宋太祖代周称帝后,下诏沿袭旧制,祭东岳泰山于兖州。[《续资治通鉴·宋太祖纪》]

 

2、建隆元年(公元960年)

六月,因平定镇守泽州、潞州的后周昭义节度使李筠的兵变,宋太祖遣官祭泰山庙。[《文献通考》]

 

3、乾德二年(公元964年)    

    七月,泰山大水,“坏民田庐舍数百区,牛畜死者甚众”。  [《宋史·五行志》]

    附按:道光 《泰安县志·祥异》载:“太祖乾德元年(公元963年)奉符水。”疑与此为一事。惟宋初县日乾封,尚无奉符之名(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[公元1008年]始改县为奉符)。县志所记有误。

 

4、开宝四年(公元971年)

    兖州周弼、毛袭率众起义。周弼人称“长脚龙”,作战英勇无敌,“监军讨捕,数不利”。是年六月,宋太祖诏命密州(今诸城)防御使马仁瑀出兵镇压,义军战败,周弼退入泰山中,力战被俘。马仁瑀“尽获其党,鲁郊遂宁”。[《续资治通鉴长编·太祖纪》]

 

5、开宝五年(公元972年)

    宋太祖下诏,命将乾封县治(时在今市东南,郊区旧县村)迁至岱岳镇(今市区),以“就岳庙”。[《宋史·地理志》、《天封寺碑》(金·党怀英撰,今存岱庙碑廊)]

 

6、北宋太宗(赵光义)雍熙元年(公元984)

    四月,泰山父老及瑕邱(今兖州县)等七县民千余人先后“诣阙”,奏请宋太宗封禅泰山。嗣后,太宗下诏决定本年十一月幸泰山,举行封禅大典。诏徐铉、扈蒙等祥定封禅礼仪,李神佑等修筑京师抵泰山的道路。后因宫中乾元、文明二殿遭火灾被毁,太宗认为此举或未符天意。于同年五月下诏停止封禅准备事宜。[《续资治通鉴长编·太宗纪》]

    附按:《宋史》所载时间与此不同,史《礼志》云:“太宗即位之八年(太平兴国八年,公元983年),泰山父老千余人诣阙请封禅。”今人顾吉辰先生《宋史比事质疑》一书疑《宋史》所记时间有误,今姑从《长编》著录。

 

7、北宋真宗(赵恒)大中祥符元年(公元1008年)

    宋真宗封泰山、禅社首山。

    景德元年(公元1004年),宋真宗与辽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“澶渊之盟”,为了掩盖这一国之奇耻,宋真宗利用神道设教,准备封禅泰山,用以“镇服四海,夸示外国”。并为此寻找依据,“君臣相欺,侈言祥瑞”,制造“天书”骗局。

    本年正月三日,“有黄帛曳承天门鸱尾上,真宗拜迎之,号为天书”。下诏大赦天下,改元大中祥符。四月一日,“天书” 再降于大内功德阁。三月,兖州父老及各路进士上千余人诣阙,上表奏请封禅,后宰相王旦又率群臣及僧道两万余人请封, 真宗遂下诏 “今年十月有事于泰山”。以王旦为封禅大礼使,王钦若、赵安仁为封禅经度制置使,冯拯、陈尧叟为封诏礼仪使。王钦若至兖州乾封县安排有关事宜。五月,泰山西南麓有“醴泉”涌出,王钦若“贮水驰驿以献”,六月,真宗下诏在泉上建亭,以“灵液”为额。六月六日,木工董祚于灵液亭北“见黄书曳林木之上”。初(五月),真宗自称夜梦神人向他宣告,“来月上旬,当赐天书于泰山”。遂“密谕王钦若等,凡有祥异即上闻。”王钦若立即将此事奏报,真宗遣

使迎“天书”于含芳园。同月,遣都官员外郎孙奭出使辽国,向其宣布即将封禅泰山之举。七月二十七日,真宗诏“泰山灵液亭北,天书再降之地建殿,以‘天贶’为名。”九月二十六日,真宗在崇德殿演习封禅仪式。

    十月初四,宋真宗奉天书从京师出发,于十月二十到达泰山,驻跸乾封县奉高宫 (故址在泰城东南,即后之会真宫)。二十一日真宗乘轻舆,登泰山,行封于日观峰顶,祀昊天上帝。二十五日,禅社首山。之后,真宗撰书《登泰山谢天书述二圣功德铭》,摩勒岱顶大观峰东壁(今残毁。后又立碑山下,建国后被毁)。命王旦撰《封祀坛颂》 (原在今市东南郊,今移岱庙),王钦若撰《社首坛颂》、陈尧叟撰《朝觐坛颂》各立碑山下(今均佚)。真宗幸天齐王·炳灵公庙(即今岱庙,炳灵公为传说中泰山神之子[即泰山三郎,参见102条,真宗加封为炳灵公],庙在岱庙东南, 后并入岱庙)、 岱岳观(在虎山西,久废)、王母池(在古岱岳观东南,今存)、宜福寺(今址不详)、青帝君观(今金山烈士陵园前,久圮,原有真宗所立《青帝碑》,今残石存岱庙东御座)、天贶殿(位置详“附按”二)、灵液亭(故址今市区上河桥北端、东岳大街中段。久圮)。      

    宋真宗封禅大典告成后,下诏改乾封县为奉符县,加封泰山神为仁圣天齐王、泰山七里内严禁樵采。前后整个过程历时四十七天。[《宋史》“真宗纪”、“礼志”,《续资治通鉴长编·真宗纪》、《宋朝事实·仪注》、《玉海·宫室》]

    附按:一、关于“天书”降泰山的时间、地点,史书的记载十分混乱,应予辩清。(甲) 时间:《宋史》卷四《真宗纪》记为“六月乙未”,卷二八二《王钦若传》又记为“六月甲午”,《玉海》记为“六月乙酉”,共有三种说法。考《东都事略》卷四《真宗纪》:“以六月六日

天书再降日为天贶节”,再考大中祥符元年六月六日的干支日为乙未。以此证之,“甲午”、“乙酉”皆误。(乙)地点:《泰山志·岱阳》曰:“垂刀山,图志(指朱孝纯《泰山图志》)云:在大藏岭西,宋祥符间得天书于此。”考《宋史》诸书,均谓 “天书” 降落之地在灵液亭(或称醴泉亭、醴泉),不言垂刀山。如《宋史全文》 ( 一名《宋鉴》云:“六月甲午,木工董祚于醴泉亭北见黄素。”又,《天贶殿碑》:“粤有梓匠,晨诣灵液亭……忽得黄素于灌莽之上。”几经查考,始发现垂刀山说乃是后人对《宋史》断章取义的误解造成的。按《宋史》卷一○四《礼志》云:“王钦若言:‘泰山西南垂刀山上有红紫云气渐成华盖,至地而散。其日木工董祚于灵液亭北见黄素书曳林木之上。’”王氏之语原意无非是烘托天书降前的神秘色彩,垂刀山不过是红云起浮处,而下文的灵液亭才是发现“天书”的地方(两地相距甚远)。谁知到了朱孝纯手中,便阴差阳错,降天书处成了垂刀山,后世学人不核查其它史料,竞相

因袭,沿误至今。

    二、 天贶殿位置何在, 《岱览·岱庙》云:“(岱庙)巍然中宅者曰峻极殿,明《泰山志》曰仁安殿,《泰山图志》云:即宋之天贶殿也。” 此说长期颇为流行,今岱庙大殿也悬匾 “宋天贶殿”,更是对此给予认定。

    然而仔细查考史籍,这一说法显然有误。考《天贶殿碑》云:“(梓匠)得黄素书于灌莽之上……(真宗)乃诏鲁郡,申饬攸司;爰就灵区,茂建清宇。”“清宇”指天贶殿,“灵区”当然指得天书之处而言,殿并非在岱庙,是非常明确的。这也可在宋代史籍上得到印证:北宋·黄裳《新定九域志》“兖川古迹”载:“天贶殿,在泰山下,大中祥符封禅,有期再降天书于此。”又南宋·王应麟《玉海》卷一六○《宫室》云“泰山天贶,祥符元年七月乙酉诏泰山灵液亭北天书再降之地建殿,以天贶为名。”另外北宋·李攸《宋朝事实》卷十一 《仪注》和江少虞《皇朝事实类苑》卷七十四上的有关记载(文长不录),也可证明此殿是建在灵液亭北,而与岱庙无涉。

    史载天贶殿又名“天贶观”(见北宋·文莹《湘山野录》),由此可佐证天贶殿即后之天书观,其故址在今市区上河桥北端。   

    后人把岱庙大殿(此殿最早创建于蒙古至元间,见143条)当成宋天贶殿,是由一个历史原因造成的,这与《天贶殿碑》立在岱庙有关,清金棨谓:“(《天贶殿碑》)即立此(指岱庙),则当时天贶殿必建于此。”其实不然,岱庙之《天贶殿碑》实乃迁入之物。明·汪子卿《泰山志》有“(天贶)殿今废,碑存岳祠”之句可证。由于后人不了解这段历史沿革,遂将岱庙大殿误指为天贶殿。本世纪三十年代,赵新儒等人修整岱庙时,又根据这一误说,将岱庙大殿改悬 “宋天贶殿”匾额。真是一误再误!

    关于宋天贶殿问题,笔者与石经校先生合撰有《宋天贶殿辩》长文,刊于泰安市郊区政协所编 《文史资料选辑》 第五辑,可资参考。

    又,笔者治泰山史,初大祗以旧说为宗,及考此事,始发现旧说存有重大讹误。仅岱庙历史而言,由大殿为天贶殿之误, 而有壁画为宋画之误;由《天贶殿碑》为岱庙碑刻之误,而有碑文所云“秦即作畤” 、“汉亦起宫” 即岱庙起源之误。诸误不辩,则泰山史研究必入迷途。故而不揣浅薄,一一考辩,拙撰《“秦即作畤”、“汉亦起宫”为岱庙起源辩》、《宋天贶殿辩》、《(泰山神启跸回銮图)时代、作者考》,是为岱庙历史辩误之“三部曲”。至于泰山史籍中的其它错讹,亦复不少,笔者另拟撰《泰山志乘考误》之书,予以订正,来日当就教于方家云。

 

8、北宋真宗(赵恒)大中祥符元年(公元1008)

    112 五月十八日,“泰山王母池水变红紫色”。[《宋史·五行志》]

 

9、大中祥符二年(公元1009年)

五月,宋真宗召兖州长吏以“天书”降泰山日(六月六日)诣天贶殿建道场设醮,后并以其日为天贶节。

[《宋史·礼志》、《续资治通鉴·宋真宗纪》]

附按:天贶节设置时间,《续资治通鉴》谓是本年事,宋·王称《东都事略》则载为大中祥符四年(公元101l年),其书卷四《真宗纪》云:“四年春正月丙申以六月六日天书再降日为天贶节。”核之《宋会要辑稿》礼五七, 应以王称所载为是(笔者另有《宋天贶节小考》详说此事,此略)。

 

10、大中祥符二年(公元1009年) 

大中祥符元年(公元1008年)十二月十四日,真宗诏学士杨亿撰《大宋天贶殿碑》(简称《天贶殿碑》),于本年十二月立石天贶殿前。

[撰碑时间据《玉海·宫室》所载,立石时间据该碑款识著录]

    《天贶殿碑》详细记叙了泰山发现“天书”的经过和宋真宗“乃诏鲁郡,申饬攸司;爰就灵区(发现天书处),茂建清宇(天贶殿)”的情况,是研究天贶殿历史的珍贵史料。原碑立于灵液亭北天贶殿,约在明代移存岱庙,并在碑阴勒明·薛瑄《重修东岳泰山之神庙

记》文。今存岱庙仁安门北。

    附按:杨亿著作多已散佚,今所传者惟《武夷新集》一编,为后人辑录而成。而是碑竞未入集中,实属辑者之遗珠尔。

 

11、大中祥符(公元1008-1016年)初年

    宋真宗封泰山女神为碧霞元君,在岱顶敕建昭真祠(即后之碧霞祠)奉祀。 [《岱史》]

    昭真祠,金代称玉仙祠、昭真观、明代曾屡次重修,改额“碧霞灵佑宫”(参见168条),清代称碧霞祠。祠以山门为界,分为内外两院,山门外建有歌舞楼、神门,内院正殿五间,其殿瓦、鸱吻、檐铃均为铜铸,殿内祀碧霞元君铜像。东西配殿各三间,分祀送生、眼光神像。院中为香亭,又名万岁楼,两侧为明代铜碑及御碑楼。碧霞祠是岱顶最大的古建筑,明代大臣王锡爵描绘:“琼宫银阙,连山披麓,丹青金碧,掩映层霄。……是为碧霞元君之宫。”  [《东岳碧霞宫碑》,碑佚,文载乾隆程氏《泰安县志·艺文》]

    附按:碧霞元君之来历,历来“传述不一”,有关文献录不胜录。近年宗力、刘群所编《中国民间诸神》一书中关于碧霞元君的研究颇有新意,兹引其文如下:“碧霞元君,又称泰山娘娘,近代民间信仰极盛。……该神起源甚晚,但关于其来历却众说纷纭。比较主要的说法:一,东岳泰山之女;二,黄帝曾遣七仙人于泰山迎迓西昆真人,玉女即其中之一;三,汉代民女玉叶,入泰山修道,凭灵泰岱。我们认为,这几种说法都靠不住。东汉时山川崇拜与神仙家,道家思家交错影响,……以后道教也吸收了这种信仰,认为名山必有仙人玉女在焉。所以在泰山玉女池旁的石像,本当与这类信仰有关。宋真宗和王钦若喜欢装神弄鬼,在东封之际,又重雕玉女像,构昭真祠以奉之。”所考甚是,世所传碧霞元君当源于此。

 

12、大中祥符三年(公元1010年) 

    四月,宋真宗召泰山隐士、自称时已百三十岁的老人秦辨入京,赐号“贞素先生”,旋放还归山。[《续资治通鉴·宋真宗纪》、卿希泰《中国道教思想发展史纲》]

 

13、大中祥符四年(公元 1011年)

    五月,下诏加封泰山神为“天齐仁圣帝”;十一月,封东岳夫人(传说中的泰山神之妻)为“淑明后”。同时 “命给属役”,“严饬庙貌”,开始对岳庙进行大规模整修,“逾年而成”。六年(公元1013年),命翰林学士晁迥撰《大宋天齐仁圣帝碑》,立石于岳庙(今碑在岱庙配天门西,俗称“祥符碑”)。 [《宋史·礼志》、“祥符碑”、道光《泰安县志》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附按:道光《泰安县志·礼秩》封帝、 后号时间均作 “大中祥符五年”(公元1012年)。误。

 

14、北宋仁宗<赵祯>时期(公元1023-1063)  

    名臣包拯出任奉符尹(一作奉符令),他在任上“行事敦厚,吏有苛刻者必痛绝之”,政绩卓著,县民争相称颂,后在泰山下建包公祠以祀之(祠故址在原泰城西门外,今东岳大街东端。民国间赵新儒曾主持重修,嗣后复毁于兵燹)。[道光 《泰安县志·宦迹》、 《重修包公祠碑》(民国·韩复榘撰,立石于包公祠,今佚,文存《新刻泰山小史》附录)]

    附按:包拯为奉符尹事,《宋史》本传不载。《重修包公祠碑》谓:世传“公(包拯)尝为奉符令,故祀之。而《宋史》本传……无令奉符事。”然考包拯于景祐三年(公元1036年)至庆历三年(公元1043年)的近十年中,历任县、州、府官吏,或曾有令奉符事,而为史所失载。金·元好问《续夷坚志》载“世俗传包希仁(拯)以正直主东岳速报司”,又载庚子(北宋宣和二年,公元l120年)秋有泰安女巫假托包公附身救官兵所掠少女(传为包公后人)事。考北宋之时,拯之名尚未有后世之显,而泰安之民却对其奉若神明,则其于此必存遗爱,否何以能若此耶?拯令奉符,传之故老,不啻数百年,则未可轻予否认。恰如韩复榘氏所云:“(包)公尝为奉符令 ……,虽史简有缺,而公之惠政,不可为无征也。”

 

15、景祐二年至庆历二年(公元10351042年)

    孙复讲学泰山书院。

    景祐二年(公元1035年),著名学者孙复应石介之邀,到泰山讲学。景祐四年(公元1037年)开始在岳庙东南的柏林地兴建学馆,名“信道堂”。 后因岳庙扩建,学馆北迁于凌汉峰下栖真观旧址。康定元年(公元1040年),石介撰《泰山书院记》碑,学馆始正式称“泰山书院”。

    孙复(公元9921067年),字明复,晋州平阳(今山西临汾)人,是当时颇有建树的名儒,后人将其列为“泰山五贤”之一。孙复在泰山书院期间,注重儒家经典的教学,他 “以《春秋》教授学者”,并且开展学术研究,撰写了《春秋尊王发微》等书。书院在当时兴盛一时,四方士子闻风而趋,文教聿兴,学者众多。当时一些大臣如范仲淹、欧阳修、李迪、杜衍等人都与书院关系密切,予以支持。泰山书院的开办,对发展泰山文化,培养人才,起到了巨大的作用。

    庆历二年(公元1042年)十一月,在范仲淹等人的举荐下,孙复出任秘书省校书郎、国子监直讲,书院遂之停办。泰山书院自创迄止,前后历时八年。

   [《宋史·孙复传》、《泰山书院记》(宋·石介撰, 载《徂徕石先生文集》)、《宋元学案》]

附按:相传孙复、石介讲学时,著名学者胡瑗也与他们同读书于泰山。明·黄宗羲《宋元学案·胡瑗传》载:“胡瑗字翼之,泰州如皋人,……往泰山与孙明复、石守道(介)同学,攻苦食淡,终(夜)不寝,一坐十年不归,得家书有‘平安’二字,即投之涧中, 不复展、恐扰心也。”后人将其列为“泰山五贤”之一。今泰山五贤祠旁尚有投书涧及“胡安定公(瑗)投书处”碑等遗迹。

    但近年陈植锷先生考证指出:孙复到泰山尚不过半年,胡瑗便于景祐三年(公元1036年)入仕,而在此之前,他一直以 “经术教授吴中” (《宋史·胡瑗传》)。足见胡瑗布衣时与孙、石同学泰山不归云云,实无其事(见所撰《胡瑗、孙复、石介同读泰山辩》,载《学林漫录》第十集)。

 

16、宝元、康定年间(公元 10381041年)

    泰山大学者石介在去官为父母居丧期间,于徂徕山长春岭下筑室讲学,“以《易》教授鲁人”。世谓之徂徕书院,称石氏为徂徕先生。庆历二年(公元1042年)石介除服后,召为国子监直讲,徂徕书院亦相继结束。

    石介(公元10051045年),字守道,兖州奉符人(故里在今泰安市郊桥沟村)。少年时进南都(今河南商丘)学舍求学,天圣八年(公元1030年)中进士,任郓州(今东平县)观察推官,后被御史台辟为主薄,尚未到任,即因他曾上书触怒仁宗而“罢不召”。 景祐三年(公元1036年)授为嘉州(今四川乐山市)军事判官,不久因父母相继谢世而回家守丧。石介家居时期,除在徂徕山设书院聚徒讲学外,还注目时事,“倚鉏西北望,涕泪空沾襟”(《偶作》),对西夏入侵表示忧虑。召为国子监后,在太学大力提倡古文,扫荡“西昆”之风,而且“好议论都省时事,虽朝之权贵,皆誉訾之”,引导太学生们关注政治,正如清人纪盷所指出:“若太学诸生挟持朝局,北宋之末,或至于脔割中使;南宋之末,或至于驱逐宰执”,“实(石)介有以先导其波。”庆历三年(公元1043年),仁宗起用范仲淹、富弼、韩琦等,着手实行一系列改革措施,此即历史上著名的“庆历新政”。石介对此万分欣喜,曰:“此盛事也,歌颂吾职,岂可已乎!”于是创作了《庆历圣德颂》长诗,对新政予以热情歌颂,并将夏竦等保守派斥为“大奸”,因而遭到夏竦的衔恨。孙复(参见 119条)当时曾对石介说:“子祸始于此矣!”庆历新政失败后,石介成了保守派的攻击对象,被迫出朝就任濮州(今鄄城县北)通判,未之任所,便在家中忧愤以终。其墓在徂徕山西北麓北望村北。墓已被毁,今存明宋焘所立“宋太子中允徂徕石先生神道”等石碑。

    石介是北宋著名学者,他主张“以仁义礼乐为学”,认为文章必须为儒家的道统服务,并极力抨击宋初杨亿等人的浮华文风。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石介为文“倔强劲质,有唐人风”,著有《徂徕集》二十卷。今人陈植锷先生辑校为《徂徕先生文集》。

    后人将石介奉为“泰山五贤”之一。

   [《宋史·石介传》、 《徂徕石先生墓志铭》(宋·欧阳修撰,载《欧阳文忠公全集》卷三四)、陈植锷《徂徕石先生集·前言》、《徂徕石氏族谱》]。

    徂徕门下弟子著名者为姜潜、杜默。

    姜潜,字至之,奉符人(故里在市南郊申村)。“从石介读《易》徂徕山中(按:徂徕山上有读易堂,为姜氏读书旧址)”。石介称他“倜傥有奇节”。中进士后,历任国子监直讲、知陈留县(今河南开封)事。王安石变法,姜潜持反对态度。宋神宗向他询问治国之道时, 他对曰:“有尧舜二典在,愿陛下致之之道何如耳。” 在陈留任上,正值颁布《青苗令》,姜潜以乡民“无应者”而拒不执行。“司劾以沮榜”,潜知不免于罪,遂称疾辞官。卒于故里,墓在申村(建国后遭破坏)。[道光《泰安县志·人物》“姜潜传”]

杜默,字师雄,历阳(今安徽和县)人(《泰安县志》作奉符人。误)。少年时从学于石介,擅长作歌、“踔厉英发,气凌一时”。石介曾称:“近世作者,石曼卿(石延年)之诗,欧阳永叔(修)之文辞,杜师雄之歌,豪于一代矣!”欧阳修有《赠杜默》诗予以赞赏:“杜默东土秀,能吟凤凰声;作诗几百篇,长歌仍短行。”其性格孤傲,愤世嫉俗,屡试不第,放浪以终。传曾夜宿项羽庙,以其文质神前痛哭,大呼曰:“千古如大王不能得天下,有才如杜默而见放于有司,岂非命哉!”著有《诗豪集》。

[道光《泰安县志·人物》“杜默传”、《三豪诗送杜默》( 宋·石介撰,载《徂徕先生文集》)]

    又有徐州举人孔直温,曾“挟妖法,诱军士为变”,庆历五年(公元1045年)事败遇害。近人何竹汀《两宋农民战争史料汇编》谓:“直温实连结平民,又利用宗教,进行反统治政权的斗争。” 此人“尝从(石)介学”,其事发时石介已卒,然受其株连几被发棺,孙复亦因此贬于虔州矣。故附记于本条下。

    [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卷一五七《仁宗记》、宋·魏泰《东轩笔录》卷九]

 

17、庆历八年(公元1048年)

    奉符知县江复休(公元10051060年,字邻几,著名学者)因泰山秦篆刻石四方摩拓者众多,“日厌于供命”,遂摹刻其字于县廨。[宋·董《广川书跋》、《重修泰安县志·金石》]附按:今世所传残篆十字,皆认为是秦刻真迹,而清嘉庆间经学家宋翔凤则考证实为江邻几之摹刻,其《秦泰山刻石残字考》(文收入所著《朴学斋文录》卷三)略云:余疑明人所得秦刻石二十九字为江邻几辈成摹,而非原石。按宋刘跂《秦篆谱序》所载刻石制度甚详, 石即四面,岂能以一面?置于玉女池旁;且石似方非方,则必大而正,岂能火燬遂成片片也。又按《广川书跋》云:江邻几摹刻其字于县廨。此盖好事者移江邻几所刻于山上,碑材即薄,易于破碎,弃榛莽中,明人始搜得置于碧霞元君祠中,遂传为秦刻。泰山顶有无字碑,疑即二世所刻,久而磨灭无字,非当时即无意。今存琅琊刻石,其尺度形制于今无字碑同,则无字碑可定为秦刻之磨灭者也。

    宋翔凤对泰山刻石的考证颇具新意,转述于此条下。谨供治金石者作进一步研究。

 

18、皇祐五年(公元1053年)  

道士庞归蒙重修王母殿。

王母殿即今王母池,古称群玉庵、瑶池,创建年代无考。《泰山道里记》载:“群玉庵,祀王母。宋皇祐间炼师庞归蒙辈居此,题名于石。后人增药王殿、观澜亭,石渠夹径,建以桥栏。”今前院有泉池,其水清澈甘冽,池北有王母大殿、观澜亭、七真殿等建筑。

 

19、嘉祐二年(公元1057年)

灵岩寺辟支塔于本年建成。

辟支塔为九角层楼阁式砖塔,创修于宋淳化五年(公元994年), 断续修来,整个工程历时六十三年。[乔甦等著《济南文物》]

 

20、北宋神宗(赵顼)元丰五年(公元1082年)

    宋神宗下诏封白龙神为“渊济公”,立渊济公祠于岱西白龙池。[《泰山志·祠庙》]

    白龙池在泰山西麓建岱桥北。这里面水帘而瞰天绅, 悬崖绝壁,诸景咸会。旧时称为龙洞甘霖,为泰山八景之一。 池北层崖横亘,有巨石如舟,上镌“玄圭石”三字,下层有宋代晁补之、米芾等人的游记题名三十余段(见顾炎武《金石文字记》)。 白龙是泰山的著名神祇,明·宋焘《泰山纪事》(参见 206条)中记载了其神的灵异事迹:“傲徕峰下潭中,白龙最为灵异。古传龙化美丈夫,为岱南田家佣,复赘为婿。善灌园,每夜浇田,蔬畦皆满,不闻辘轳声。邻人异之,从园隙窥视,乃见白龙长数丈,银磷万点,寒光争目,半身入井吸水,吐盈数畦。其人惊仆,遂宣传之。龙知事泄,乃辞去,语其室人(妻子)曰:‘家在傲徕峰百丈崖下。’今日龙池是也。嗣后祷雨辄应,敕封渊济公。州南八里有白峪庙,祀白龙礼神,至今不衰。”今渊济公祠久废,白龙池亦为沙石淤塞,无复当年景象。

 

21、北宋哲宗(赵煦)元符三年(公元1100年)

    宋哲宗下诏重修东岳庙,建嘉宁、储佑、蕃祉三殿, 命曾肇撰记文。[《玉海》]

 

22、北宋徽宗(赵佶)大观二年(公元1108年)

    学者刘跂登岱顶,考察泰山秦篆刻石。六年后(政和三年,公元1113年)再次登岱,制成拓本,并撰有《秦篆谱》一文。

    刘跂(公元?~1117年或作刘跋,误!),字斯立,东光人,家于东平。元丰二年 (公元1079年)进士,官至朝奉郎。跂工文章,与孙复、石介齐名。又通金石学,曾为赵明诚(李清照之夫,此人在政和初曾登泰山)《金石录》作后序,文中亦谈及泰山秦篆的情况。 [谭正璧编《中国文学家大辞典》、《金石录校证》]

 

23、政和三年(公元1113年)

    知开封府张为及兖、郓之僧、道五十二人表请东封泰山,宋徽宗诏不允。政和六年(公元1116年)知兖州宋康又上疏云:“请下秘阁检寻祥符东封典故,付臣经画。”但后因内忧外患,封禅未能成行。[《宋史·礼史》]

 

24、宣和六年(公元1124年)

    宋徽宗继位后,多次修整岳庙。本年立《宣和重修泰岳庙碑》(在今岱庙配天门东)。碑文由翰林学士宇文粹中撰写,叙述了徽宗自建中靖国元年(公元1101年)至宣和四年(公元1122年)间,“诏命屡降,增治(岳庙)宫宇”的情况。

 

25、宣和六年(公元1124年)

    灵岩寺塑五百罗汉像,张克卞撰《施五百罗汉记》(文存《泰山志·金石》)。

    今灵岩寺千佛殿四壁台座上,置有四十尊泥塑罗汉,皆坐像,敷以彩色,塑造技法精湛,线条流畅,神态逼真,是我国古代雕塑艺术的珍品。近人梁启超誉之为 “海内第一名塑”。 1982年进行维修时,在泥塑腔内及殿壁上,发现了宋代铜币及宋治平三年(公元1066年)六月墨书题记,从而证实其罗汉大部分为宋代所塑。近年出版的崔秀国、吉爱琴著《泰岱史迹》一书中推测:现存四十尊罗汉像可能就是当年的五百罗汉像之一部分。

 

26、南宋高宗(赵构)建炎元年(公元1127年)

    是年金军大举南侵,灭亡北宋,泰山一带为金所陷。八月,泰山石匠姜博士与农民孙上座起兵反抗,结寨于三尖山、凌汉峰,同金兵作战,并一度攻克县城。今凌汉峰上有义军所题摩崖。

 

【字号
 
上一篇:南北朝
下一篇:明代
热点资讯
推荐资讯
单位简介 | 联系我们

咨询投诉电话:+86-0538-5369580 E-Mail:tsgwxxzx@163.com

Copyright 2015-2016 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泰斗科技 鲁ICP备10023199号